• 好心肝夥伴
  • 回首頁
  • 首頁 >> 成立緣起
    成立緣起

    icon02icon02icon02成立經過 icon02icon02icon02

    1994年,一群長期從事肝病醫療及研究的醫師,走出了象牙塔,發起一場消滅肝病的革命。
    民國83年,幾位臺大醫院肝膽專科醫師在與無數肝病病人接觸的過程中,有感於民眾對肝病的無知,以及因此受到的肝病危害之鉅,決定共同走出象牙塔,成立一個以肝病防治的民眾宣導及醫療研究為宗旨的基金會。
    創會之初,有幸得到社會善心人士的共鳴,大家有前出錢有力出力,不但〔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於83年11月成立,更在成立後很短的時間內,成立了國內第一個以肝膽專科醫護人員為主的義工組織及〔免費肝病諮詢專線〕,開始接受民眾的諮詢,個別解答肝病相關問題。肝病基金會一步一腳印、十年如一日的消滅國病之路,就此展開。

    icon02icon02icon02本會發起人 icon02icon02icon02

    中央研究院院士.和信醫院榮譽院長.台大醫學院名譽教授宋瑞樓教授
    台大醫學院內科許金川教授
    台大醫學院外科主任李伯皇教授
    台大醫學院副院長黃冠棠教授
    台大醫學院李宣書教授
    宜蘭羅東五福眼科醫院‧肝病基金會前董事陳五福博士

    ( 陳五福博士與肝病基金會故事download )

     

     

    象牙塔外的天空-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成立始末
    (本文刊載於1995525日《肝病防治特刊》)

    許金川/台大醫學院名譽教授、本會董事長

    治病救人是醫師的天職。然而,有許多疾病目前仍無法醫治。面對無法醫治的疾病,總要有一些人去研究防治之道,化不可能為可能,才能提升整個醫療水準。這大概是教醫院的醫師應該負有的另一份使命吧!

    二十多年前,還在當住院醫師時,讀到了幾篇關於超音波的文獻,從此自己開始暗中摸索。想不到由此發現超音波對於診斷肝癌的重要性,使我在以後行醫的日子,接觸到數以千計的肝癌患者,與肝癌病人結下了不解之緣。這些肝癌患者千里迢迢地來自屏東、高雄、澎湖、台東等全省各角落,也有些是已經移民海外的國人。他們之中大多是四十歲到六十歲事業有成的中年人,是家人的先生、父親、母親、兄弟姊妹或祖父母,也有些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這些患者的共同點,在於他們大都是B型肝炎帶原者,也大部份是有症狀時才就醫。望著病人焦切求助的神情:看著即將成為孤兒寡婦的家屬,對於每天必須面對這些殘酷事實的我,除了無時不感染到家屬的哀傷外,更形成了一股莫大的壓力,這壓力與日俱增。午夜夢迴,常思如何尋求防治之道。

    民圃七十年起,在宋瑞樓教授的指導與衛生署的大力支持下,我及其他同仁開始了利用超音波掃描對容易發生肝癌的民眾從事早期發現肝癌的工作。在當時國內是創舉,在全世界也是起步最早的國家之一。十餘年來,我們陸陸續續發現了許多早期的小型肝癌,因而挽救了不少人的性命。這些早期發現的肝癌患者一般均無任何症狀,而且經過治療之後,將近一半可以活過十年以上!他們之中大多為B型或C型肝炎帶原者,或肝硬化患者或有家族性肝癌病史的患者。

    國人罹患B型肝炎比例之高,是全世界第一位。全國人口中就有三百萬的B型肝炎帶原者。這些帶原者有些會變成慢性肝炎,再轉成肝硬化,最後變成肝癌。這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成了國人健康的隱型殺手!根據衛署統計,肝癌的死亡率仍然高居全國癌症死因的第一位,其中原因主要是許多民眾對肝炎、肝硬化及肝癌之認識一無所知,許多高危險群的民眾不知定期追蹤檢查,以至目前的肝癌患者中仍有三分之二以上是晚期、末期發現太晚的患者,而延誤了治療的契機!「庶民不教誰之過?」推廣肝病防治知識以及普及民眾健康教育是何等重要!

    雖然目前肝癌已能早期發現,但有一部份的病人由於肝硬化太厲害而無法治療,或者在手術或其他治療後又會復發。復發的主要原因與病人肝臟中潛伏的B型肝炎病毒或C型肝炎病毒之作怪有關。因此研究如何消滅體內之B型肝炎或C型肝炎病毒以避免引起肝硬化或肝癌,或找出肝硬化導致肝癌之因,以及發展治療肝炎、肝硬化及肝癌的新方法,是有待國內學者努力的一個目標。

    本人由三十歲出頭血氣方剛之年開始從事肝癌早期發現的研究,在將近二十年辛勤工作中,雖然對肝癌的患者做了一點貢獻,但隨著年齡漸長,倏然發現自己「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而體力日衰!」百感交集,才深深體悟到個人生命的短暫,以及一己力量的渺小。

    另一方面,做研究要有相當的人力及物力支持,而近年來,國內醫療環境大幅改變,研究經費大量縮減,時常要為籌措研究經費而嘔心瀝血。「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何破繭而出,突破困境,以聚集更多的人力、 物力共同為肝病之防治而努力,一直在腦海中盤旋著!

    約莫在兩年前,研究室的助理從報紙上讀到一則報導,傳閱於我。那篇報導,主要是描述一位法國的人士,他的孩子經診斷發現罹患了肌肉萎縮症,而醫界既無法治癒他的孩子,也不知道確切的病因。在失望無奈之餘,他發願非找出該症病因不可。於是,他透過各種管道,連續六年在全法國發起募捐,獲得熱切迴響,募得來自各界鉅額的捐款,這位人士就這樣運用了來自民間的力量,建立起基因?究中心,影響所及,至今法國的基因研究,因而在全世界佔有重要的地位。

    這篇報導給了我相當大的啟示。事實上,社會上許多人士具有愛心、樂善好施,只待我們去發掘而已。如何開發這個龐大的社會資源以凝聚來自民間的力量,已聚集更多的優秀人才與更多的物力成了我下一步要努力的目標。

    我將這個想法求教於恩師宋瑞樓教授,馬上獲得他的首肯與鼓勵。但是,籌設一個基金會,需要相當大的資金,談何容易?於是在八十三年初我邀了其他幾位在國內長期從事肝病研究的同仁,包括李伯皇教授、黃冠棠副教授、李宣書醫師、眼科名醫也是社會知名人士陳五福醫師等人成立了籌備會,共同努力籌募基金。

    大概在一年前,從報紙上得知某基金會成立的消息,該基金會的董事之中,有兩位是我的舊識,心中一直記掛著成立基金會的念頭再度浮現:或許,或許能不僅止於紙上談兵,可以把理想付諸實現---

    經過內心一番天人交戰,鼓起勇氣撥了電話,想不到就只是透過這兩通電話,便獲得兩位人士慨然資助,讓基金會正式成立,有了這個好的開始,也給了我莫大的信心與繼纊奮鬥的勇氣。

    老實說,在提起電話筒之前,那話筒有如千鈞重,教人遲疑不前。對於一個做研究、做學術的人來說,平日遨遊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裡,少有外求於人的機會;再說,「士大夫不言錢」,古有明訓,怎可逾越!

    然而,念頭轉,思及這項求助的動機,並非圖謀個人私利,況且,但凡在社會上各行各業卓然有成的人士,自有其獨到精闢之見,可提供基金會日後發展參考之用。抱著虛心求教的心情,我撥下了那兩通深具關鍵意義的電話,順利成立了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也就此為我個人久居的學術象牙塔打開了一扇天窗,得以窺見塔外寬闊的天空。

    雖然本基金會的成立只代表著一群學術界同仁走出象牙塔,尋求社會資源,凝聚社會力量,以作為肝病防治工作的一個開始,然而,基金會能踏出最艱難的一步正式成立,必須特別感謝這兩位善心的社會人士,除了向他們表達最真誠的謝意,更期待有更多的愛心人士能共襄盛舉,一起為肝病防治工作而努力。

     

     


    好心肝會刊-第77期(2017.01.15出刊)
     
    年代新聞《聚焦2.0》許金川教授專訪
    保肝短片
    保肝講座
    活動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