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肝故事好心肝故事

結髮一輩子

返回上一層

文/陳瑞傑

三姐夫有多愛三姐呢?

他們倆是大學時代的「學友」,(就是不同科系,相互學習的朋友啦!)他從大學時代開始追她,然而她仍秉持著校園學生的單純,對於包括他在內,一盒盒的情人節巧克力,從來置之不理。 畢業後她開始工作,隨著步入實際的社會,幻想愛情的閒夢已遠,巧克力盒數逐年減少,幾年後終於只剩下他仍不缺席。花樣年華被成熟穩重取代的三姐,逐漸開始考慮他是不是那個終生伴侶,巧克力開始甜在心裡。 

然而在逐漸甜蜜的交往過程中,三姐得知了他在服役期間感染了B型肝炎而退役,感情漸趨成熟的兩人面臨了現實的變數,而且是攸關生命的阿。三姐還沒結婚前,下班之後我和她總是如往昔地一起看看電視,有時趁著廣告的空檔或是睡前聊聊天;她曾說過許多:「他的肝炎是那種會反反覆覆發作的,GOP、GPT值起起伏伏,胎兒蛋白指數也降不太下來。」 

「醫生說如果他這輩子若沒有其他事故的話,最後還是會肝硬化或肝癌。」「若我會結婚,一定是嫁給他,因為這世上找不出第二個對我這麼好的人了;但是,我是想嫁一個照顧我的人阿,而不是我照顧的人阿!弟,我該怎麼辦?」…… 三姐在也許無數個矛盾的黑夜裡對這樁婚事輾轉難眠吧。

我時常看著三姐鎮日沈思,卻無計可施。然而三姐最後還是毅然地決定嫁給三姐夫了。「不懂的事情,就去研究它,其他的就交給老天了。」這對年輕夫妻終因愛情的偉大決心常相廝首,一起 勇敢繼續面對三姐夫的B型肝炎帶來的種種可能。他們現在好幸福,身體上與醫師合作,按時地吃干安能配以中藥;生活方面、 財務方面就由三姐夫負責、飲食的配合及作息的提醒就由三姐一絲不苟地打理。兩人過著隨緣自在,神仙眷侶的靜靜生活。

至今他們結婚快一年了,三姐夫的各項指數竟也漸趨穩定了。雖然誰都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是他們知道,即便是冷冷的冬天或冷冷的人世間,因為有愛情的偉大,他們彼此會互擁取暖到老。 三姐夫究竟有多愛三姐呢?猷記這個癡心漢在留學美國兩年,其間原準備長居美國了。

三姐在國際電話線上問:「你會回台灣嗎?」他說:「那要看那個值得我回來的人要不要和我結婚阿。」三姐泛著眼淚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