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肝故事好心肝故事

好心肝的故事

返回上一層

文/趙秀琴

最近我閒閒地在家閱讀、散步,蒔花種草;三餐吃的是五穀米、蔬果等養生健康餐;每晚九點半睡,早上五點起床,到附近田園散步運動;每二個星期去參加一次身心靈統合的讀書會。我與家人的關係變得更親近,家庭氣氛變得更和諧,昨天我還與大兒子長談,他說他不恨我,因為他知道以前我也只是為他好,我開始關心到我孩子的內在聲音。這些事以前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一切只因去年底,我被發現,肝臟長了許多大大小小的腫瘤。

我本來是B型肝炎的帶原者,因此定期追蹤,我一直是按照書中所言及醫生的交代在做,八十八年五月ACT、AFP一切也正常,八十九年三月十八日超音波正常,沒想到八十九年十二月三十日醫生望者X光片,神情凝重,搖搖頭說:「怎麼可能這麼多?肝腫瘤有一個五公分,有二個三公分的,還有許多小小 的。」晴天霹靂打得我腦筋空空,只想著「唉!穩死啦!」那一夜家中愁雲慘霧,妻和我都輾轉難眠。

第二天連忙到林口長庚大醫院掛急診,等待中,六神無主,坐立難安,只巴望著是家鄉小診所的誤診。然而和上次一樣,醫生仍搖著頭很吃驚的說:「怎麼那麼多!」隨後醫生立即安排進行肝栓塞治療,他私下卻告訴妻說:「要不要簽名,讓你先生他治療隨你啦!真的太多了!」

完成肝栓塞後,出院回家過農曆年,家人都很高興,但人人心中總是壓著一顆大石頭,那時我身子很虛,走路很累。一個月後,又回院追縱,沒想到胎兒蛋白868提升到二千多,腫瘤又有二個五公分!天啊,第一次栓塞並沒有控制住病情,家人和我又再度陷入悲觀、絕望。親朋好友送來很多種偏方,母親和妻子又再度幫我求神拜佛,怎麼辦?我實在是心急如焚,擺盪多日、考慮良久,我們決定丟下偏方,只祈求神明給我精神上的依靠,再度接受正統的醫師的治療。

第二次肝栓塞後,我一直微微發燒,醫生說這表示有反應、好現象。不過我卻夜夜不得安眠,冷汗流不止,夜裡必須起來好多次,將身上溼淋淋的衣服換掉,持續一個多月苦不堪言,之後又到門診追蹤病情了,雖然我知道自己精神日益清爽,氣色也改變了,但要聆聽醫生宣判第二次栓塞的結果,心中仍是忐忑難安。哇!胎兒蛋白已降至56了!我心上一塊石頭落了地,像雨後天青般地舒爽。主治醫師不敢相信,手術後的效果超乎他的想像。不過他仍希望我在6月29日再接受一次栓塞,使胎兒蛋白降至正常值。

那天,我依約前往做了檢查,正在手術室外等候後,主治醫師告訴我們,「恭喜你,不必再做栓塞,可以出院了!因為超音波相片中,已沒任何影子!」感謝老天,一切大小腫瘤竟然沒有影子了!親愛的病友們,這是後龍鎮羅先生的真實故事,你一定要相信,千萬別放棄正統的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