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肝故事好心肝故事

吳石明╱好心肝門診中心病友 「輕忽C肝,換肝始重生」

返回上一層

我喜歡運動,體能好,萬萬沒想到會被C型肝炎擊垮,50歲那年在鬼 門關前走一遭。

20幾歲起我就樂當捐血人,有次接到捐血中心通知有C型肝炎,並不 知道曾在何種情況下感染的。當時對肝病並不了解,直到約一、兩年後感 到不適而在新竹就近就醫,醫師給了一包人體試驗用的針劑要我回家施 打,並未交代要定期回診追蹤,因打針打到怕而沒再繼續施打,且沒多久 就恢復吃得下、睡得好、工作一整天也不會累的狀態,於是對於C型肝炎 就不以為意了。接下來的二十幾年,一如往常的工作與運動。

直到2011年4月因為解尿有泡泡,且尿液呈茶黃色已約一年,也感 到有些不舒服而就醫,醫師做了抽血及腹部超音波檢查後,提出警告: 「你有肝硬化,而且比想像的還嚴重。」但我自覺吃、睡、運動都還很正 常,也不想讓家人擔心,於是瞞著家人,並將之拋諸腦後。

11月時參加兩天一夜的社區旅遊,回家後便開始發燒、昏睡,太太 和兒子將我送醫急救時,昏沉之間我還逞強怒斥:「我又沒怎樣,幹嘛看 醫生?」沒想到病況發展危急,到院已經肝昏迷、菌血症,醫院還發了病 危通知,雖然在菌血症控制後出院,但醫師說:「如此嚴重肝硬化,要救 命唯有換肝一途了。」

三個子女爭相捐肝

兩、三個月後,開始出現腹水,吃不下也喝不下。「一個好好的 人,怎麼就這樣倒下去?」意志力一向堅強的太太不甘心的思索, 卻也沒時間再怨嘆,眼前,全家人別無選擇地只能堅定一個目 標──捐肝救爸爸,來到台大醫院由何承懋醫師主治,住院 做肝臟移植評估檢查,孝順的兒子跟兩個女兒都爭相要捐 肝給我,我跟太太盡是感動與不捨,兒子說:「妹妹們 還在唸書,我來吧!」後來協調由體格不錯的兒子捐 肝,女兒則幫忙術後的照顧。

當時已論及婚姻的兒子在女友的支持下,積極準 備捐肝,但兒子的脂肪肝達20%,醫師評估必須降到 3%才能捐肝,一般就算努力減脂,也需耗時五、六個 月,緩不濟急。擔心來不及救父親,兒子奮力一搏,決定 留職停薪全心跑步運動、嚴格控制飲食,甚至與朋友聚餐只 看不吃,毅力貫徹到連鄰居看了都感動落淚。竟然不到一個月的 時間,兒子的脂肪肝奇蹟似地降至標準的3%,太太央求醫師盡快進行 移植,當時我已經命在旦夕,真的無法再等了。

2012年7月2日,由胡瑞恆醫師主刀,從兒子身上切下的一塊肝臟, 順利移植到我身上了,在太太及女兒的悉心照料下,我從術後皮包骨的42 公斤,7個月後恢復到63公斤,感謝台大醫院優秀的醫護團隊悉心照顧, 我也遵醫囑在台大醫院外科進行追蹤,如今兩年多了,精神、體力如常。

我自年輕時便常投入鄉里社團活動,病發前曾與鄉親許下「只要划 龍舟得冠軍,就選村長」的承諾,雖然一場肝病讓我差點無法屢約,既然 術後恢復良好,我便遵守承諾參選,承蒙鄉親好友的力挺,順利當選新豐 村村長,以重生的生命為民服務。

重生的肝交給好心肝

住院期間,曾在台大醫院翻閱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的刊物,對好心肝門診 中心的感動服務、醫術精湛印象深刻,近來肝指數稍高,便至好心肝門診 中心做內科追蹤。一進到好心肝門診中心,就像進到家裡一般舒適,醫護 團隊親切和善,診治細心讓人倍感溫馨。一場因為數度輕忽的肝病,讓我 差點失去幸福美滿的一切,如今好不容易重獲新生,對於救命兒子捐給的 肝,可不能再有閃失了,未來,我就將這重生的肝交給「好心肝」好好守 護著了。